广东
六月花历 素花香,彩花艳
来源: 广州日报    时间: 2019-05-29 17:26

  荷花

  腊肠树花

  琴叶珊瑚

  大叶紫薇

  花事不歇,五月花开到六月,凤凰花、火焰木,似星星之火如燎原之势,正如火如荼;六月花将越开越艳,红荷,紫薇、龙船花、使君子,还有白兰和栀子,占据着花城的鲜花版图。这些花儿也正应验了那句俗语:“香花不艳、艳花不香”:白兰、栀子洁白无瑕,香远益清;而以色彩夺人眼球的姹紫嫣红的花朵,则在阳光中花枝招展、招蜂引蝶。多姿多彩的六月花,且让我一一数来。

  荷花 “花中君子”

  遮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荷花素有“花中君子”的美誉,从古至今,文人骚客歌咏不绝,而六月正是赏荷的好时节。广州赏荷景点亦多。有公园的地方似乎就有荷塘,有湖水的地方似乎就能见到芙蓉出水,正如《诗经》中所写:“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。”荷花就这样长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里。

  紫薇 夏季的“当家花旦”

  六月也是紫薇花的季节。夏日,紫薇花的倩影正越来越多地成为花城广州的风景。

  “紫薇长放半年花”,紫薇花的花期长,树形优美,颜色亦有多样,不单有紫红色,还有红色、粉色,甚至淡白色的白薇。我有个朋友叫白薇,看到她,就会联想一树白色的紫薇,轻轻柔柔,优雅得很。

  紫薇花怕痒,你去挠它的树干,挠得用力,它的枝叶会颤抖,仿佛在咯咯地笑。而真相其实是,紫薇花的枝条非常柔软,你轻微地动到它的树干,就会连动到枝叶。所以紫薇花盛开时,枝条会轻微弯下去,不胜酒力的样子,非常娇俏。

  有一位诗人特别喜欢紫薇花,他就是白居易。“丝纶阁下文章静,钟鼓楼中刻漏长,独坐黄昏谁是伴,紫薇花对紫薇郎。”他常常在诗中自称“紫薇郎”和“紫薇翁”。在唐代,中书省庭苑里喜欢种紫薇花,中书省也叫紫薇省,白居易曾任中书舍人,也当之无愧是“紫薇郎”。

  大叶紫薇也是夏季的“当家花旦”,人们很容易把它和紫薇混淆。二者花朵相似,但大叶紫薇的叶子和花都比紫薇要大,而且花朵开在枝条顶上,成串地朝上绽开。在临江大道、新港东路,大叶紫薇树成行成片,紫得如梦如幻。阳光越烈,开得越美。大叶紫薇有不同于紫薇的特质:它的叶子一到冬天就转为红色或暗红色,寒风来时红叶片片凋零,是广州秋冬时难得可见的红叶之美。到初春又萌芽,给南国人以季节更替的线索。

  琴叶珊瑚

  叶子似提琴,红花如珊瑚

  夏季里还能赏琴叶珊瑚。琴叶珊瑚,叶子似提琴,红花如珊瑚。因花瓣长得像樱花,又名琴叶樱;因花期长,仿佛日日陪伴着主人,又叫日日樱。我的阳台就养了一株,花蕾总是一簇簇地冒出来,此起彼伏地开放,因此浓密的绿树之上,总点缀着殷红的小花朵,真是很长情。

  栀子花 闻香便识它

  夏季少不了闻香识花。“栀子花开呀开,栀子花开呀开,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”,相信这段文字你是唱着看完的,而且自带循环模式。栀子花和凤凰花一样,代表着毕业季,被赋予了离别的色彩。

  白兰

  有白兰的庭院,风都是香的

  夏季香花也少不了白兰啊。白兰在盛夏开放,花期一直延到9月,香透了整个暑假。沁凉的竹席,午睡后的一支冰棍,还有巷子里卖白兰花串的奶奶,都是炎夏里难忘的回忆。有白兰的庭院,风都是香的。

  腊肠树花 一树灿烂的烟火

  腊肠树花期在初夏,花瓣鲜黄耀眼,花枝成串地垂于枝叶间,像一个个金色的水晶吊灯。花期正盛时,满树金黄又像一树灿烂的烟火。当花瓣随风飘落,地上仿佛铺上了一地的金币。好一阵“黄金雨”。黄花落后,结出长长的褐色果荚,一条条悬吊着,乍一看,还真像广州的特产腊肠,正挂在铺面热卖呢。

  腊肠树让我想起的一位小伙伴,姑娘长得很漂亮,却因为出生时脑袋有点扁,被大人娶了个外号:“扁脑壳”。这么随性的外号就这么伴随她少年时期,长大了远离家乡,终于丢掉了这个外号。而如果花朵有知,腊肠树花是否也会对这份随性哭笑不得?

  明明长着很仙,却有一个烟火气的名字。腊肠树之名一听难忘,一见更难忘,在新滘中路、环市路、花城大道,正以它独特的花姿成为花城一道美丽风景。

 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丽琴

(责任编辑:万芷伊)
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3291124558195